没有什么两次美洲杯决赛饮恨的复仇之战,这场味同鸡肋的季军赛,最终竟因为梅西和梅德尔的红牌,将球迷和媒体的关注度都留在了场外。将这次杯赛的失利归咎于南美足联的腐败,裁判不公,似乎才是阿根廷人赛后的主旋律。

这是梅西职业生涯第2张红牌,上次吃到红牌是2005年2月,梅西在阿根廷国家队的首秀,相比那次判罚,这次梅西的红牌显然更有争议。依照阿根廷足协主席的线场比赛,之前只吃到过这1次红牌,红牌对于梅西而言毫无疑问是莫大的羞辱。

梅西的红牌是否应得,各执其词,阿根廷在本届杯赛是否受到倾向性的决定性误判,同样各有看法。唯一确定的是,梅西和阿根廷再次错失了奖杯,阿根廷人的荣耀和主张的正义,恐怕都得要等到明年的本土美洲杯,才能再次看到希望。

虽然是阿根廷人并不在意的季军,对于梅西来说这也是有纪念意义的比赛。这场季军赛是梅西第27次出战美洲杯,超越了26场的马斯切拉诺,成为阿根廷队史出场最多的球员。面对智利,蓝白军团精英尽出,除了累积黄牌停赛的劳塔罗和阿库尼亚,由迪巴拉和洛塞尔索对位顶替,其余都是近期淘汰赛的原版主力。

智利队赛前曾释放烟幕弹,媒体声称比达尔因伤未必可以出场,但他依然首发上阵。鲁埃达出人意料变阵532,主力中卫马里潘落选,老将亚拉和迪亚兹与梅德尔组成三中卫,同时两翼伊斯拉和乌瑟茹位置前提,试图用中场人数优势压制阿根廷。

智利的变阵很快被证明是昏招,开场仅12分钟,梅西在中场机敏地快发任意球直传,阿圭罗轻松突破老将亚拉的防守,单刀直入晃过出击的阿里亚斯,为阿根廷赢得梦幻开局。

4分钟后,桑切斯拉伤大腿退赛,智利队遭遇伤病重击,进攻大受影响。第22分钟,又是洛塞尔索中场直传,轮到迪巴拉突破智利队防守速度过慢的中卫亚拉,在禁区左肋面对阿里亚斯,将比分扩大为2比0,胜负似乎已没有任何悬念。

然而,比赛的气氛也随之发生变化,两队的动作都开始粗野起来。先是梅德尔踢倒发挥出色的梅西引发冲突,比达尔甚至掌掴迪巴拉,随即收到黄牌警告。

第37分钟,最有争议的一幕上演,梅西与梅德尔纠缠,后者将皮球逼出底线,梅西在身后有推搡报复动作,梅德尔随即回身肩撞梅西,主裁判向两人都出示了红牌,引发两队骚乱。虽然裁判观看了VAR,仍然维持了原判。此时,比赛本身的胜负已无关紧要。因为之后的比赛,裁判成为了唯一的主角。

下半场,伊斯拉在底线背后踢倒帕雷德斯逃过了处罚,4分钟后,轮到洛塞尔索在禁区线上踢倒阿兰吉斯,裁判根据VAR判罚点球,佩泽亚表达对裁判的不满又吃到黄牌。比达尔一蹴而就,但智利队的进攻并无起色,反倒是裁判继续无视智利队的粗野,包括普尔加先肘击,伊斯拉后飞铲和蹬踏洛塞尔索,裁判均无任何表示。

整场比赛,两队合共39次犯规,7张黄牌2张红牌,但智利队至少逃过2张以上的黄牌,甚至红牌,而比赛从第37分钟梅西被罚下后就基本上失去了技战术意义,两队只剩意气用事的好勇斗狠。阿根廷虽然控球率不足39%,射门次数却高达14次,智利队空有控球却缺少进攻威胁,比达尔的点球竟然还是球队的首次射门。

梅西和梅德尔是否应该吃到红牌?季军赛第37分钟之后,就已经成了媒体和球迷争论的热点。梅西犯错在先,失去球权后在梅德尔的身后推搡了梅德尔,但梅德尔回身用胸膛报复梅西“三连击”,梅西并没有还手,而是摊开了双手。考虑到无论梅西还是梅德尔的行为,都没有明显的恶意攻击,也没有给球员造成实质性的伤害,黄牌足以控制局面,巴拉圭裁判却直接亮出了红牌。

阿根廷媒体赛后“护犊”情有可原,但连巴西、西班牙和英国媒体都普遍认为,红牌的处罚过重。虽然梅西有失去球权背后推搡的报复动作,但没有恶意侵犯,也不是侮辱性动作,梅德尔之后的反应更为过激,连续用胸膛和肩部撞了梅西3次,梅西却保持了克制,两人的量刑也应有所不同。

当然,南美足联也给出了正式的回应。裁判报告认为,梅西使用攻击性、侮辱性的言语或动作,死球情况下与对手冲突,并用肩部击打对手。而梅德尔的报告基本与梅西相同,但多了用胸部和肩部粗鲁攻击对方的动作。

对裁判表达不满的不止是阿根廷,还有智利队。智利主帅鲁埃达也声称比赛是被别有用心地控制了,比达尔也认为正是裁判的判罚让比赛失色不少,下半场因为少1人,比赛也逐渐失去了控制。梅德尔也指出:“我以为裁判甚至不会向我们出示黄牌。裁判处理得非常糟糕,做得很差。他相当匆忙,那本来是黄牌,一切就能了结,他伤害了比赛的观赏性。”

梅西没有出席赛后的颁奖仪式,还发表了言辞激烈的“檄文”:“非常简单,所有人都看到发生了什么。我认为发生的一切,只是因为我说了真话。我没有领奖,因为我不想参与到这样的腐败之中。这届美洲杯缺乏对我们的尊重,我们希望取得佳绩,对巴西和智利我们非常出色,但有人不让我们踢决赛。这样的腐败行为,还有裁判和发生的一切都不允许大家享受足球,而是为了破坏。”

梅西提及的言论,是半决赛结束后他曾炮轰过裁判和南美足联,强调巴西掌控了一切,结果随后的季军赛他就吃到了职业生涯第2张红牌。

至于自己的红牌,梅西承认自己和梅德尔应该为不冷静吃到黄牌,但裁判赛前才说愿意和球员交流,当时却直接亮出了红牌:“我们踢了2场非常好的比赛,展示了应有的水平,也找到了风格。但毫无疑问这届杯赛是为巴西准备的,我希望VAR和裁判不会影响决赛,但我觉得这很难。”

与梅西一样,阿根廷主力中卫奥塔门迪也没领取奖牌,他还提及了2016年美洲杯决赛,认为裁判仅仅想要让球场恢复平衡,就罚下了阿根廷的球员。教练斯卡洛尼都发表了措辞激烈的言论,斯卡洛尼强调的是对VAR的不理解,因为梅西和梅德尔的红牌尺度令人非常困惑,VAR显然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阿根廷人也的确采取了行动,阿足协不仅要求撤销梅西的红牌,还要求南美足联裁委会主席塞内梅和在裁委会任职的阿根廷人巴达西辞职。理由是执法南美超级德比的赞布拉诺此前在美洲杯仅执法过秘鲁和玻利维亚的小组赛,能力与资历均不足以执法如此重要的比赛。同样,智利与阿根廷的季军赛也是杯赛执法场次最少的巴拉圭人德比巴尔。

当然,比赛结果已经无法改变,但阿根廷人也的确有足够的权利表达自己对不公的愤怒。至少场上发生的一切,究竟是否不够公平,球迷都会有自己的判断。